初冬菊香

崔忠華

“採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”我喜歡菊花,是因為它可以遠離喧囂,悠然自得在田園。一柄彎鋤,一腳紅泥,一把沙壺,淺啜菊茗。看炊煙裊裊,聽蟲聲呢喃,觀晚霞氤氲,吟菊花詩賦。午有蜂蝶相隨,夜有淡月相伴,安然從容,歲月靜好。“寧可枝頭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風中。”其實我更佩服金菊傲霜。因為雖是冬日,它卻依然在霜雪中不失晚秋的豔麗,寒風中保持着美麗的姿態。清香讓朔風温柔,花色使嚴寒有暖,風霜中的菊花打扮的初冬温暖如春。

也是在那個初冬的季節,剛剛大學畢業的我,有些不知天高地厚。那時我三七式的分頭,濃黑的八字鬍,大紅色的蝙蝠衫外衣,上身外扎腰的白襯衣,下身橘黃色的蘿蔔褲,腳穿男士帆布高跟鞋。整天七個不服、八個不忿,桀驁不馴的樣子。

上世紀九十年代初,大學生還是比較奇缺的。領導或許是愛護“人才”,或許是怕我葬送了大好前程,苦口婆心地勸説我不要穿奇裝異服,這與教育行業不符。擔任初中化學課的我卻充耳不聞,依然如故。課間帶領男孩子跳霹靂舞,休息日一幫女孩子圍着聽我吹笛簫,我似乎成了男孩子的崇拜偶像,女孩子的心中男神。

領導們並沒有放棄我,總是給我一些任務,想通過歷練讓我儘快成熟。

這天,冬日杲杲。領導讓我把老師們參加大專函授的學費交到教育局,並囑咐我注意安全,保護好財務。這有什麼,對跑跑顛顛的事我不在話下。把三千多元的學費裝入一隻人造革的小包,然後把小包掛到自行車車把上便上路了。

一路上我一邊吹着口哨,一邊努力踏車。道路兩旁的樹木迅速向後退去,不時有樹葉從身邊飄落。當我快到縣城時,路邊的一車鮮花吸引了我的目光,我停下來詢價。封閉的車廂內大部分是菊花,每盆大約十元。由於行人稀少,賣花的大姐極力向我推銷她的菊花。我只是好奇,並沒有購買的意願,敷衍潦草地應付了一番,又騎車前行了。

到了教育局,我低頭看一看車把上的小包。壞事了!小包不見了,只有孤零零的皮包帶子懸掛着左右擺動。雖是冬日,汗立刻從後背上流下來,怎麼辦?三千多元可是我一年多的工資啊!頭昏腦漲,迷迷糊糊,我急忙原路返回尋找。

丟在了哪裏?還能找到嗎?心亂如麻的我如同無頭的蒼蠅到處亂竄。買花的車還在,我再也沒有心思看花了,風馳電掣般地從花車旁經過。“哎,大兄弟,你回來!”身後有人向我喊道。我停車回頭觀望,是賣花的大姐在叫我。她見我猶豫不決又向我説:“大兄弟,你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?”我喜出望外地跑到大姐身邊。大姐讓我説出丟了哪些東西,都有些什麼,我一一作答。

原來劣質的小包一路顛簸後,包與帶的連接處鬆動,在我離開花車時小包掉在了花盆旁,幸虧買花的人少,沒有被他人撿拾,熱心的賣花大姐發現後沒有貪戀錢財,而是怕我着急在原地等候,我被她感動得熱淚盈眶。

我取出五百元答謝大姐,她不肯收留,還叮囑我做事要細心。千恩萬謝後告別賣花大姐,走出很遠,我又不由自主地回過頭來。賣花大姐的黃色大衣在寒風中飄動,她就像抱香枝頭的菊花,香豔了這個初冬,温暖了這個季節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