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鹽改”被“延改”,暴露的阻力急需清除


據《新華每日電訊》報道,2017年1月起,國務院正式實施鹽業體制改革,要求省市縣三級鹽業體制2017年年底前實現政企分離。各地積極落實改革要求,成效顯著。然而,河南少數地方“鹽改”卻一拖再拖,至今未完成政企分離,甚至還出現本地鹽企開鹽政稽查車賣鹽、外來鹽企跨區經營被罰到停業的怪象。

等待觀望、裹足不前,是改革過程中的大忌。鹽業體制朝着市場化方向改革是大勢所趨,國家出台的“鹽改”方案有明確的時間表。但有些地方卻擺出一副“改革與我無關,開放離我很遠”的姿態,死死抱着自己一畝三分地的既得利益不放,以食品安全等各種藉口,行地方保護主義之實,一再拖延改革。

2017年1月1日,一項“改變千年專賣制度”的改革--鹽業體制改革拉開大幕,如今已走過近四個年頭。“鹽改”以來,市場活力得到有效釋放,市場供應和質量安全得到較好保障,企業活力和創新能力不斷增強,基本取得了預期效果。這種情況下,河南少數地方的“鹽改”被“延改”,倍顯尷尬--別的地方早都過河了,他們還在假裝摸石頭。

凡是大刀闊斧、蹄疾步穩推進“鹽改”的地方,基本都把握住了政策機遇,抓住了改革紅利;凡是因循守舊、停滯不前者,都在觀望中錯失了良機,付出了更大代價。各地的“鹽改”實踐也證明,越往後拖,問題越嚴重,改革成本越大。

“鹽改”為何一再被“延改”?利益是主因。當地一位鹽業局幹部説,改革後大多數人都想進有編制的鹽業局,但是新成立的鹽業局編制太少,比如他所在的縣鹽業局有400多人,而新鹽業局編制只給20多個。可見,“鹽改”推進難的直接原因,是既得利益者的阻礙。

觸動利益往往比觸及靈魂還難。但常識告訴我們,“鹽改”開弓沒有回頭箭,再硬的骨頭也得啃。改革本來就需要拿出刀尖向內、自我革命的勇氣和行動。如果相關領導幹部都不願觸動既得利益者,自然會在改革大潮中掉隊。某種程度上講,“鹽改”一再被“延改”,是地方主政者觀念滯後、魄力不足、能力欠缺的體現。“鹽改”過程中出現的問題並非個案,各地都有必要舉一反三,自查自糾。像河南少數地方人為拖延改革的情況,急需肅督查,清除阻力,並敦促鹽改不折不扣地完成。本報評論員 陳廣江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